分享按钮

2016美国总统大选鹿死谁手?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拉开序幕,两党离经叛道者开始占领政治高地。2月20号南卡罗来纳州党内初选,选情走势或进一步明朗化。在2月9号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中,75岁高龄的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击败了此前民调如日中天的党内对手希拉里?克林顿,而共和党方面虽然亿万富翁特朗普顺利问鼎。但在之前的艾奥瓦州初选中特朗普意外落败,希拉里则险胜桑德斯,两党初选越来越胶着。 民主党候选人之争希拉里能否梦圆白宫? 莫大伟(美国):文化学者民主党人 美国老百姓一定要选一个边缘的或者另类的或者一个新面孔之类的人当总统。

  杰西(美国):学者 他们天天也会改变,后来你投票之后他还会改变。 袁鹏: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希拉里这个人在美国是争议极大的一个政治人物,喜欢他的人喜欢到发狂,恨他的人很他要死,所以基本上五五波。老百姓就希望一个新面孔,哪怕这个人年龄大点没关系。求新求变成了美国选民这次大选最明显的一个心态。 李永辉: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我觉得邮件门事件,对于希拉里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可以说叫有惊无险。 赵刚:科技部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希拉里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认为她躺着就能选上,但是现在看来呢很危险。

  郭岩华(美籍华人):中华发展战略研究所主任民主党人 如果希拉里的邮件门不是太严重的话,她一定会当选。 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能否一黑到底? 王建中(美籍华人):商人共和党人 共和党就是个乱字,因为共和党始终没有个领头羊。特朗普他党内票多有什么用,肯定打不过希拉里嘛,所以最后是白选嘛。卢比奥很可能被多数接受。 莫大伟(美国):文化学者民主党人 我觉得特朗普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么认真地去竞选。我认为他的竞选就是历史上最精彩收视率最高的一种真人秀。他是作秀而已,因为你想他过得什么生活,是那种亿万富翁的生活,他爱买什么就买什么,睡谁就睡谁,他当总统有可能吗?他能牺牲这种生活方式吗?不可能...[详情]



2016美国总统大选鹿死谁手?

美国大法官之死凸显“三权分立”悖论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在一次狩猎之旅中平静辞世,却把进入大选季的美国政坛搅得更无宁日。围绕斯卡利亚的继承人选,支配美国社会的主要权力——白宫、国会、政党、游说集团、意见领袖等展开狂热对撕,撕开了美国式“三权分立”的虚妄面纱。 许多美国人觉得,享年79岁的斯卡利亚走的“不是时候”。其一,作为美国司法界保守派重镇,斯卡利亚去世打破了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保守派相对自由派长期保持的微弱优势;其二,今年恰逢美国大选年,谁来继承斯卡利亚,其对美国政治和社会的影响甚至不亚于谁是下一位总统。 美国最高法院由9名大法官组成。根据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设计,大法官由总统提名后,需经参议院投票赞成才能出任,大法官可终身任职,除非任内发现重大节操问题遭国会弹劾。美国最高法院历史上100位大法官中,只在1804年有一名大法官遭弹劾后辞职。

  在美国这个人种、文化、阶级、宗教、利益群体、意识形态极度多元甚至相互对立的社会,由于最高法院对几乎所有重大价值判断问题拥有最终裁决权,最高法院和大法官的影响力怎么说都不为过。上可以影响总统人选——2000年总统大选陷入计票争议后,最高法院保守派法官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乔治·W·布什送进了白宫;下可以影响普罗大众生活——由于斯卡利亚等保守派对持枪权利的顽固维护,尽管主流民意支持控枪,但美国社会至今未能从司法层面对枪支泛滥做出有效管束。 大法官人选如此重要,以至斯卡利亚去世未久,美国政坛就围绕继任人选开始了激烈争夺。即将卸任的奥巴马总统第一时间表态,将尽快提名斯卡利亚继任人选,但控制参议院的共和党人马上呛声,称奥巴马应该把提名机会留给今年11月选出的下一任总统。共和党还威胁说,即使奥巴马提名,参议院也将拒绝审议。民主、共和两党主要总统竞选人、各种游说集团、舆论平台也纷纷发声,或挺奥,或附和共和党。

  然而,包括奥巴马和民主、共和两党在内,争夺斯卡利亚继任人提名话语权的背后考量只有“政治利益”,与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并无多少干系。 奥巴马在乎的是,自己下台后,诸如“奥巴马医改”、控枪行政令等政治遗产会否遭最高法院颠覆。民主党在乎的是,最高法院能否翻开自由派占上风的历史一页。共和党则不仅在乎维持最高法院保守派传统优势,更想借此给奥巴马和民主党一点颜色看看,并试图将“斯卡利亚继任问题”纳入大选议题,从而重新激发因预选四分五裂的保守阵营的团结和斗志。 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标榜平衡、公正的美国式“三权分立”也未能例外。总统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偏好,政党和府院势力消长,大法官本人的宗教背景、价值偏好甚至如狩猎之类的个人嗜好等等,这些制度之外的主观因素和个人色彩无一不在影响和塑造权力架构——而这种影响和后果,很多时候无关民意,甚至有违民意。有时则会导致令人无语的政治现象。例如,被最高法院保守派送进白宫的小布什在任内提名了有“史上最保守大法官之一”之称的塞缪尔·阿利托...[详情]




美国大法官之死凸显“三权分立”悖论

美国大选:极左极右候选人背后的民意

  四年一轮回,2016年美国又将迎来一位新总统。 在11月8日的最终投票日之前,民主党和共和党将开启多轮初选,分别在7月中下旬推出各自党派真正的大选角逐者。 目前已结束的艾奥瓦州与新罕布什尔州两轮初选虽有大选风向标之称,可民主党与共和党内部依旧迷雾重重,候选人之间难分上下。民主党内的总统候选人数量虽不及共和党之多,但在前国务卿希拉里与自我标榜为“社会主义者”的伯尼·桑德斯之间,两人都互有胜负。再加上,希拉里的“邮件门”事件尚未终结,这位选前最被看好的大腕,问鼎白宫之路依旧坎坷。 共和党方面,通过两轮初选,已将候选人数从两位数筛选至目前的6位,但标新立异的地产大亨特朗普早已抢尽了风投,成为了共和党内部不讨喜却不得不认真对待的竞选对手。这也样注定了他与“新星”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鲁比奥、带有政治世家光环的前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之间的较量只是刚刚开始。 由此可见,在之后的多轮初选中,候选人之间的博弈将进入更激烈的火拼阶段。

  共和党群龙无首 应该说目前让共和党内部最头疼的就是,在2月初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之后,虽然几位排名靠前的候选人都表示自己才是实至名归、能代表共和党出战的最终人选,事实却是,目前,尚没有一位候选人有足够的能力和支持率可以清晰地证明,自己就是“那一个”。 “在共和党内部,最终的关注焦点只落在一位候选人身上,不会在短期内发生。”共和党策略人士邦杰安(RonBonjean)表示。这也意味着,无论共和党竞选阵营是否有第三名候选人在接下来的南卡罗来纳州初选中脱颖而出,在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中获胜的特朗普和克鲁兹都不会有在短期内退出竞选的打算。 尽管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以压倒性胜利把其他候选人远远甩在身后,共和党一直不把特朗普当“自己人”早就不是秘密。之前的艾奥瓦州初选中超常发挥的鲁比奥让共和党无比惊喜,并在几天内就被捧为党内最有实力的新星,但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中,鲁比奥却又发挥失常,只获得第五名,让共和党内刚刚燃起的希望变成极度失望。

  还有共和党之前最看好,并且到目前筹款都超出其他候选人一大截的前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他在此前的两次初选以及各种民调中都毫无起色,甚至多次排名倒数。 本以为杰布·布什已毫无希望,但他在新罕布什尔州初选获得第四名的成绩虽然不会改变共和党当前的政治版图,但却保住了他继续留在竞选阵营的资本。目前,杰布·布什已搬出了自己年近九旬的母亲芭芭拉与哥哥、前总统小布什助选。 特朗普、克鲁兹都不是“最爱” 在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取胜后,特朗普的竞选活动迅速南下,首站为路易斯安那州,竞选活动设在密西西比河边的一个可以容纳上万人的体育场内。 当主角特朗普走出蓝色的幕帘后,现场爆发出刺耳的尖叫和呼喊,还有不间断的鼓掌声。 “通常只有摇滚明星和超级球星才可以得到这种待遇。”新奥尔良当地的民意调查专家弗里查克(RonFaucheux)表示。“聊经济和文化这种传统政治话题在这里是行不通的,这里更多的是那些对各种现状不满的劳动阶层,而特朗普非常知道怎么利用人们的这种愤怒。”...[详情]



美国大选:极左极右候选人背后的民意

他退选后,一种主义输掉了整场战争

  圣伯纳迪诺枪声乍起的那一刻,兰德·保罗(RandPaul)退选的丧钟就已经敲响。 保罗名声不大,但他的退选有些不同一般。要说远离政治圈的企业家,走了惠普老总还有地产大亨在,要说实干不打嘴炮的行政官员,走了新泽西州长还有俄亥俄州长在,可打着自由至上主义(libertarianism)旗号的共和党候选人,只有保罗一人。保罗的退选不只是输了一轮战役,而是一种主义输掉了整场战争。 保罗出身医政世家,父亲荣·保罗是德州众议员,曾两次冲击总统宝座未果。作为长子,保罗医而优则仕的人生轨迹几乎就是父亲的翻版。今年角逐大位,他延续了其父不结私党的清高姿态,自封为最正统的保守主义者,对自由至上主义的执著也更胜于蓝。 作为参议员,保罗最引以为豪的“政绩”,就是以一人之力逼停了爱国者法案。爱国者法案是布什总统2001年10月签署的应急反恐政策,法案第二款赋予了情报机构极大的权力,举个例子:原本联邦调查局如果发现疑似恐怖分子,需要向法院申请监听某个座机或手机号码,获得搜查证后,方能开始获得这个号码的元数据(metadata),亦即该号码的通话时间、通话地点,以及通话对象(有趣的是元数据并不涉及通话的内容)。可是一旦打草惊蛇后,恐怖分子靠换个手机就能摆脱追踪,调查人员不得不重新撒网,将前述步骤再走一遍,故而难免陷于被动。在爱国者法案庇佑下,调查人员可以依人监听,而不是依号监听,也不需要知会电信运营商,由于法案第二款允许了申请搜查证的时间弹性,等于默许联邦调查人员先斩后奏。这些反恐政策以“9·11”之后的恐慌为土壤,尽管饱受争议,仍然畅通无阻。2011年,奥巴马总统将本已行将就木的爱国者法案又延长了四年,不过国家安全局的监听能力被收缩,须经联邦法院许可后才能向电信运营商调用某个个人的通讯资料。

  白纸黑字之下,暗潮却很汹涌。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合同工斯诺登携带NSA内部的培训资料出逃香港,后受俄国庇佑栖居莫斯科。斯诺登泄漏的材料表明,NSA的监视监听早已经在法度之外大行其道了。早在2007年,NSA便已施行PRISM“棱镜”计划,他们通过互联网,不经过任何法院、网站或个人的许可,海量搜集隐私信息,此举公然违背保护个人隐私的宪法第四修正案,遭到保守派议员在内的广泛批评。2015年5月末,参议院开始讨论即将在6月1日过期的爱国者法案,为了阻击保受争议的NSA相关条款,保罗在国会发动“冗长辩论”(filibuster),运用拖字诀舌战群儒十个半小时,导致法案不能如期投票获得国会批准,因而自动停止。在这十个半小时内,保罗得罪了不少共和党大佬,2008年的候选人麦凯恩相当恼怒,批评保罗故意曲解爱国者法案的执行细节,还无视国会仪礼,粗鲁打断其他议员的发言。于保罗而言,这步棋则是他此次竞选的奠基石:有限政府,无限自由,宪法至上,依法治国。保罗将其父亲当年无法变现的政治理念,借爱国者法案终止一案,发挥到了极致。NSA和斯诺登各打五十大板成了他媒体曝光的主旋律,他曾在采访中说:“我会把斯诺登和国家情报主管克莱帕(JamesClapper)关在一个牢房里,让他们俩好好辩一辩自由和安全孰轻孰重。” 讽刺的是,保罗执意要保护的公民们,并无意站在他这一边。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前半年的两次全国调查表明,认为国安局监听不妥当的人虽然略占多数(54%),但也有一半人(49%)表示政府在反恐政策方面还做得不够。美国民众似乎并不介意为了国土安全牺牲一些宪法赋予的权利,56%的民众认为国家安全局追踪监听电话的做法合乎情理,45%的人甚至认为政府应当监控所有人的电邮来往。一些民众对此有着最朴素的表达:如果你不是恐怖分子,那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呢?

  9月末,斯诺登现身推特,粉丝数一日之内破百万,两党第一次辩论中,斯诺登这个辩题给了保罗崭露头角的机会。可是保罗言必称权利法案,言必称公民自由,强调程序正义,强调有的放矢,这种理念与行政岗位出身候选人的实用做派几乎水火不容。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ChrisChristie)指责保罗的方案不切实际,置美国人民的安危于不顾,保罗则祭出国父约翰·亚当斯,暗指克里斯蒂无视美国国本和宪法尊严。但12月2日,南加州圣伯纳迪诺市发生的恐怖袭击,却成为了压垮自由至上主义的稻草。事实证明,克里斯蒂的做法更像是对的选择。十四名普通公司职员被他们的穆斯林同事枪杀于一场派对,“伊斯兰国”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此次袭击,但这两位已是美国公民的凶手在很短的时间内变身极端主义分子,刺激了全美民众的情绪,也使得恐袭重新成为辩论的重中之重。讨论公民自由显得如此不合时宜,强化的反恐政策卷土重来,候选人们争相扬言要消灭“伊斯兰国”,保罗最大的政绩成了这一事件的炮灰。叫停爱国者法案不但没能为他加分,还将他的理性折射成了软弱,幼稚,和空洞的理想主义。 克里斯蒂是对的,今天的美国,国本已经变了。不过宪法第四修正案的大敌,并不是NSA和政府,而是繁荣的社交网络。脸书和推特只用了十年之功,就已经深度渗入了美国普通人社交生活的方方面面。千禧一代,甚至他们的父母们,都早已习惯广播自己的生活,隐私成为了一种具有经济意义的战略资源。互联网作为一种交通渠道,就和历史上的铁路一样,在其路网日益通达的同时,其运营方式和利益分配也必定日趋集权。资源的享有和管理的结构,前者越是民主,后者就越是专制,这是科技史上的普遍悖论,就互联网而论,云端数据就是双刃剑的另一侧。二十一世纪初,科技史学者欢欣鼓舞,预料互联网的时代会带来真正的信息对称,可现实是,亿万用户如同千流入海,云端数据技术的发达反倒加速了信息的不对称。有女星裸照被盗取散播的个案在前,但资讯泄漏的风险在无可替代的便捷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互联网能根据你的背景找到你失散多年的好友,根据收听习惯向你推送喜欢的音乐,人们每一天都享受着高效的信息流,科技变革已势不可挡,反而是社会道德要被倒逼着应变。十八世纪,国父约翰·亚当斯意图保障人们在宅邸内的自由,可是隐私的物理边界早已被社交网络所改写。相应的,私生活的半透明化也使人们对政府侵犯个人领域的举动变得没那么敏感了。恐怖主义的猖獗为政府和情报机关的滥权铺平了道路,美国人不想再以宪法画地为牢。在民众看来,NSA的监听置于当下的语境,不过是云端数据的另一种形式,既然谷歌、脸书、亚马逊都能掌握我的隐私,多一个又何妨。在以隐私换取效率和安全的这笔买卖中,美国人已变得越来越漠然,也越来越精明...[详情]



他退选后,一种主义输掉了整场战争

布什家老二退出大选 共和党呈现“三足鼎立”

  20日晚,杰布·布什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集会上告诉支持者,艾奥瓦州、新罕布什尔州以及南卡罗来纳州选民通过三场预选表达了自己的意愿,自己尊重选民的决定,因此正式退出此次竞选。 目前,杰布·布什尚未表示自己支持哪一位共和党总统竞选人。 J布什只获7.8%选票 在20日举行的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预选中,根据99%的计票结果,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以32.5%的支持率继新罕布什尔州预选后再次以明显优势获胜,佛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和得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分别以22.5%和22.3%的支持率位居第二和第三,而杰布·布什只获得7.8%的支持率,排名第四。 在此前举行的有“风向标”之称的艾奥瓦州预选和新罕布什尔州预选中,杰布·布什也表现不佳,他将退选的传言一度甚嚣尘上,但均遭到其团队否认。

  杰布·布什来自政治世家,是前总统乔治·H·W·布什(即老布什)的次子、前总统乔治·W·布什(即小布什)的弟弟。去年宣布正式参选后,曾一度被视为共和党竞选队伍中的“领头羊”。但是,杰布·布什在宣布参选后不久就遭遇了其外交政策是否会受其家族政治影响的质疑,并不得不多次为他哥哥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做辩护。此外,本轮大选年中普遍存在的“反政客”思潮也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家族政治背景显赫的杰布·布什支持率始终走低。 希拉里内华达获胜 与此同时,民主党当天在内华达州举行了党内第三轮预选。根据90%的计票结果显示,前国务卿希拉里获得52.7%的选票,而本月9日赢得新罕布什尔州预选的伯尼·桑德斯获47.2%,这名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承认失利,但只差5个多百分点,也让他有底气给支持者打气说,“我们现在是顺风”。 希拉里在被桑德斯扳回一城后重新领先,对她而言很关键,并且有助于打消民主党高层内部对她竞选实力的忧虑。本月27日,民主党将在南卡州举行预选,凭借黑人选民的强力支持,希拉里的民意支持率在那里领先桑德斯达到两位数。 “一些人或许怀疑过我们,但我们从不相互怀疑,”希拉里在拉斯韦加斯的胜选集会上告诉雀跃的支持者,“这是你们的选战。”

  杰布退选鲁比奥受益 J布什退选后,原本拥挤的共和党竞选人行列中,有力的竞争者只剩下特朗普、克鲁兹和鲁比奥三人。用鲁比奥的话说,这场预选已经成为“三个人的竞争”。 民主党方面依旧是希拉里与桑德斯的“双人决”。桑德斯对希拉里构成的挑战力度之大,已经超出人们的预期,但他的弱点也已逐渐显现。 特朗普连续赢下新罕布什尔州和南卡州,巩固了自己的领跑地位。克鲁兹跟鲁比奥则竞争激烈,都想成为那个可以替代特朗普的选择。 作为共和党“主流派”中意的人选,鲁比奥有望成为J布什退选后内部整合的最大受益者。路透社报道,一些原本支持J布什的“金主”已经决定转而支持鲁比奥。

  接下来的南卡州以及其他南部各州都有大量黑人选民,桑德斯的前景颇为暗淡。希拉里的竞选团队早已宣称,由于非洲裔和拉美裔选民传统上支持希拉里,对桑德斯却不感冒,随着预选在这些族裔众多的州展开,希拉里将掌控民主党预选。 美国民主、共和两党20日分别在内华达州和南卡罗来纳州举行总统选举第三站预选,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不出意外地各自轻松获胜,表现惨淡的老布什之子、小布什之弟杰布·布什(J布什)黯然宣布退选。 【领头羊轻松获胜】 南卡州是2016年美国最先举行预选的南方州,采用直接投票方式。99%的选票统计后,地产大亨特朗普得票率为32.5%,另一名“非主流”竞选人、得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特德·克鲁斯获22.3%,排名第三,仅落后排名第二的佛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0.2个百分点...[详情]

布什家老二退出大选 共和党呈现“三足鼎立”

经济与民生主导美国大选选情

  美国大选年又至。在全球进入后危机时代的背景下,美国新总统花落谁家备受关注。外界不仅关注美国能否持续复苏、政策延续性几何,也关心大选结果对全球经济未来平稳发展的影响。预选结果显示,美国民众不满情绪强烈、结果不确定性强,美国新一届领导人面临的挑战非常严峻。 预选结果显现形势胶着 位于美国中西部的艾奥瓦州于当地时间2月1日在1681个选区举行总统选举首场预选,正式拉开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序幕。作为大选结果“风向标”的艾奥瓦州预选结果显示,民主党竞争空前激烈,第一位美国女性总统能否出现悬念重重,共和党初选结果与民调偏离,11月8日选举结果最终揭晓前尚难看出明确风向。 美国艾奥瓦州民主党主席安迪·麦圭尔2日宣布,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以微弱优势击败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赢得美国民主党在艾奥瓦州举行的首场总统选举党内预选。 最终统计结果显示,希拉里·克林顿获得49.8%的支持率,略高于桑德斯49.6%的支持率。麦圭尔表示,这一结果是艾奥瓦州民主党基层会议选举历史上最为接近的一次。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道,在民主党的初选中,前美国国务卿、第二次角逐白宫的希拉里,与佛蒙特州参议员、自称为民主党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实际上打成了平手。

  希拉里向支持者表示,她“大大松了一口气”。希拉里正期待与桑德斯的辩论——这话隐晦地承认了她面临的坚苦角逐。她还补充说:“我们终于启动了民主党应开展的最重要的实质性对话之一。” 桑德斯表示“艾奥瓦州今晚启动的是一次政治上的革命”。他从选情中得到的信号是:“考虑到美国面临的巨大危机,发展建制派政治和建制派经济为时已晚。” 共和党方面,得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特德·克鲁兹以27.6%的支持率排在首位,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和佛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紧随其后,支持率分别为24.3%和23.1%。 当呼声很高的特朗普被问及他对此次初选结果是否感到难过时,他说:“有一点,我可能有点(失望),因为一项民调明明显示我领先5个百分点。”在艾奥瓦州初选前的几周内,特朗普几乎在所有州和全国民调中支持率都领先。

  艾奥瓦州预选,是对角逐两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竞选人实力的首次真正测试,标志着美国总统大选第一阶段党内预选正式开始,也具有首站“旗开得胜”的振奋效应。数十年来,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一直分别是美国大选年举行首个政党基层会议和首个直接预选的州。在预选阶段,一个州的面积大小和人口多寡与该州对整个选情的影响力并不成正比,而最重要的是预选日期。往往是,日期越早,影响越大。因此,尽管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都是小州,但对整个预选阶段具有“风向标”和“晴雨表”的作用,受到两党竞选人和媒体高度关注。 在预选阶段,两党分别在全国50个州及华盛顿特区陆续选出参加本党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预选结束后,两党将在今年7月下旬分别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确定本党总统候选人。 预选结果不明,美国投资者感到一些不安。LibertyViewCapitalManagement总裁雷克·麦克雷称,艾奥瓦州的初选结果带来更大不确定性,因为没有明确的赢家。“做投资的人基本更喜欢得到比他们现在看到的更多的确定性。”他说。 美国政治近年来一直朝着“分化”方向演进,各州“红蓝”分野明显,与上世纪相比,摇摆州数量已显著减少。有分析认为,今年大选能够决定总统宝座归属的,将是科罗拉多州、佛罗里达州、内华达州、俄亥俄州、弗吉尼亚州、艾奥瓦州、新罕布什尔州等摇摆州,它们将是“厮杀最激烈的战场”...[详情]

经济与民生主导美国大选选情

外汇通微博官号

回顶部
娱乐观封面人物